老地方:沓田仔街(CarnarvonStreet)檀香•书香

411人参与 |来源: |时间:2020-07-31
老地方:沓田仔街(CarnarvonStreet)檀香•书香这条位于市中心的街道,真实名字是沓田仔街,但槟岛大部份人都叫它“棺材街”或“死人街”。顾名思义,这里是棺材店的集中地,差不多每隔三两家就是一间寿板店。实际上,这里不只棺材多,书局和诱人的小吃也多。家中有人逝世,亲属多是往这条街道跑,为先人选一副上好的棺木,张罗后事等等。当然,经不起食物诱惑,闻香而至的游客,也是三两天就往棺材街上跑,也不管它晦不晦气,一边闻着寿板香,一边大口大口的把诱人的美食吞下肚再说。林立的书局,不时可看到三五成群寻找“书中黄金屋”的学生。惟随着近年来“棺材街”的局部“转形”,部份书局已转型成喜品专卖店。这个转变,也为这条“沉重”的街道添上了丝丝“喜气”。红白事“一街通”,集喜和悲,加上檀香、书香和食物的香味混杂而成的味道,使这普通的街道独揽了一种迷人的“气息”。所以你说,这条“棺材街”,是不是让人矛盾的好地方?!“沓田仔”是闽南人叫开的;沓田仔,在客家人唤作“草塘”。总之,那就是“烂泥地”的意思。这种荒草泥地的景象,当然是远在棺材店或书店等各种商铺进驻开业以前的古早时期了。有人说,在寿板店和书店进驻这条街道后,这两“派系”开始“争风斗艳”,最后寿板店胜出,这条街道从此就“易名”叫“棺材街”。其实也非如此,在这里,书局不少,但是寿板店确实是更引人注目。再来,槟岛福建人多,“棺材街”以福建话来念,远远比“书店街”顺口得多,所以这街道顺理成章叫成了“棺材街”。一走进棺材街路口,望去最抢眼的,正是那一排排与“死人”有关的服务中心,如:寿板店、糊纸店、殡仪服务、神料店等,多间店内除了可看到多副不同设计却让人毛骨悚然的棺材,常常也有好几辆的棺材车停在店外。娇滴滴的深夜女生经过时,一不小心可能被吓得花容失色快步跑开。所以,棺材店其实是更叫人注目的街道风景。三代寿板店百无禁忌虽然如此,沓田仔街却不会因此而显得阴沉或冷清。相反的,由于“生在”市区,它是市区内天天塞车的街道,要找一个泊车位都难,可见现代人百无禁忌的多得是。更何况,这里保留着的10多家大小书局,是爱书之人每日窝居的所在,沉醉在各自的书香世界中,还管甚幺禁忌?这里有一家三代同堂,经营了80年的寿板店“福联成”,单在沓田仔街,福联成就设有3间分行。现任老板陈竹溪(53岁)是这里的地头蛇,自小在棺材街长大,因此,人人都“棺材仔、棺材仔”的叫着他,而他,也不会因这称号而烦恼,逍遥自在的过着日子。“我的确是棺材仔啊,棺材我从小看到大,以前家里的员工忙累时,更躲在棺材里睡大觉,都已习以为常啦。”他生长在棺材店,之后承袭了父业,接手寿板店。30多年来,他倒是敬业乐业,觉得没甚幺晦不晦气的。他说,以前看殭尸戏,传统的旧式棺材的确让他有少少的害怕和阴影。但他说,现今新式的棺材手工精巧而细腻,不像棺木倒更像极了艺术品,所以,那丁点害怕的感觉也没了。“传统棺材真的蛮恐怖的,又硬又死板,因为要保持湿度,以免它裂开,常都得把一大块红布包裹住,大风吹来时,常会沙沙作响和摇动,连我都会起鸡皮疙瘩,也难怪外人会感到害怕。”陈竹溪说,现代人也越来越没有所谓的禁忌,棺材花样多,包装也得体,寿板店的生意是一年比一年好做了,但相对的,也刺激了更多人瞄準这块市场,现在这行的竞争越来越大。“人鬼神”集中地他说,其实沓田仔街非常热闹与温馨,“人气”最盛,尤其开学或大考时刻,一蜂窝的孩子与学生都会冲到书局去,连很多的外国学生都晓得,要买参考书,非得到沓田仔来,这里俱备最齐全的文具和书籍,再冷门的书或用品,在这里都可能找得到。可惜,他说,近年来因为老行业每况愈下,书局也一间间跟着倒闭,一些棺材店也面临同样的遭遇,目前在沓田仔的棺材店只剩下3间,反而开设了更多的饮食店和神料店,“沓田仔”是渐渐在变身中。虽然人人都说这里是死人街,除了棺材店,相关行业的纸扎店、香烛祭品店等都有,但近年来也开创了一些喜品店及七八间的神料店,换句话说,现在的是沓田仔“人、鬼、神”的集中点。陈竹溪说,他只有两名宝贝女儿,现都有各自理想,对承接这门家族生意完全不感兴趣,他表示也不勉强,毕竟棺材店这专做死人生意的行业,并非人人都能接受。棺材街故事动人陈竹溪说,经营棺材店30多年,怪事他倒没见过,最特别的事,是一名顾客特别订製了一副棺木,用来安葬她的爱狗。他说,这已是许多年前的事了,这名顾客是一个很爱狗的菜姑。有天,菜姑抱着死去的狗儿来到店里,要他帮她製一副小棺材安葬它。“老实说,狗棺材根本我没做过,况且她的狗长得又胖,是一个不简单的工程。”但当他看到菜姑哭得那幺痛心,而他自己也有养宠物,心下一软,就要求员工们连夜帮忙弄一个小型棺材,菜姑这才破涕为笑。对他来说,这也算是做一件好事,却原来,棺材街也曾带出这动人的小故事。“福联成”也极少做小孩生意,陈竹溪说,看到小孩棺材是一件令人痛心的事,多年来除非客户特地上门来要求,否则他是不做这门生意的。罗思万:纸扎是民间艺术沓田仔经营数十年的“亚万糊纸店”,基于现代人对丧事祭品的要求越来越高,老板罗思万也无奈地表示技术一日比一日更“挑战”。糊纸又称纸扎店,虽多用于丧事、佛事及法师的普渡、建醮等,如今已因民众观念改变而需求逐渐降低,纸扎这一行业已是坊间难得一见的民间艺术。做纸扎的材料主要是纸和桂竹,工具有柴刀、镰刀等,主要的工夫则是有劈竹子、扎竹架、裁纸、糊纸、纸雕,作对联等。“做死人生意的,大家都不会有特别忌讳,只求能尽量去配合,把最好的一切物品都带给阴间的死者,让在世的亲人能达到心灵上的安慰。”他说,现今客户开始会要求做一些较新奇的祭品如电脑、车及电单车等,更有趣的是,一些客户还要求为离去的老人家製一台astro,让过世的亲人在阴间也能继续把看到一半的连续剧给追完。/副刊.报导:林春莲•2007.10.27
上一篇:
下一篇: